中国 OSE Manifesto in Chinese – Chapter 5

Chinese
Steven He
Steven He

OSE Chinese – Chapter 5 – 2015_01_07

在中国所有章节 = All Chapters in Chinese

全文下方折 – Full Text Below the Fold

第五章 完整性、谎言与攀级

完整性(Integrity)
作为一名退役的海军部队步兵指挥官,我想我理解“integrity”一词的含义,但后来我逐渐意识到我的理解是很不全面的。大部人想到这个词的时候会把它和个人品格或者荣誉联系起来(注:integrity在英语中有“正直”的意思,也有“完整性”的意思)。“正直”只是该词词意的一部分,而且从更大的人类社会及其精神和物质健康层面来看,该意思也不是其最重要的词意。
该词最重要的意思是指完整或不可分割的状态,简而言之,即“完整性”(completeness)。下面是我在参加过一次会议后所发布的一些反思,在这次会议上所有人对全面失败的根本原因都避而不谈,这些失败包括战略方面的、政策方面的、收购方面的、运营方面的,而其根本原因就是缺乏“完整性”(integrity)。
1. Integrity不仅仅是关于荣誉,更是关于观点的完整性、努力的完整性、整体中所有要素的准确性或可靠性。
2. 工业化时代的体系已经不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因为它们缺乏完整性,继续为“将错就错”付出代价,而不是选择“正确做事”。“五角大楼”就是这一体系的经典例证。
3. 在21世纪,情报、设计和完整性组成了最重要的“三和弦”(triad)。真相,全部真相,也只有真相才是我们“正确做事”毋容置疑的起点。这一点对于地球这一人类家园的可持续发展来说至关重要。
4. 最高层次的完整性需要明晰、多样性和平衡。
5. 完整性可以成倍增加也可以大打折扣。当公众理解(public understanding)要求政治责任,而海军将官最终明白他们曾宣誓维护的是宪法而非指挥系统之时,完整性就会成倍增加。当海军将官个个都野心勃勃、充满级别主义(rankism)、为个人晋升而背叛公众利益之时,完整性就会大打折扣。
6. 普及连通性和网上信息不仅可以加速公众获知真相,而且可以加强公众抵消“秘密之治”(rule by secrecy)的能力,因为“秘密之治”在所有的层次性都缺乏内在的完整性。
2008年,在开始信任巴拉克•奥巴马而后意识到他本质上是“秘密之治”权利集团的延续后,我写了一本书,名为《2008年大选:给猪涂口红》(Election 2008: Lipstick on the Pig)。这本书由托姆•哈特曼、汤姆•阿特利和两位其他人士作序,该书的第一章便讨论了我所谓的“失败范式”(paradigms of failure)。
我们社会的每个重要部分——学术界、公民社会、商业、政府、执法部门、媒体、军队、非政府/非营利组织——目前都正遭受着蔓延性的整体性匮乏,这种匮乏只会随着运作规模的扩大而愈演愈烈,最终导致情报和信息分享方面的腐败“内部爆裂”(implosion)。
《2008年大选》这本书有一部分是关于“正当抱怨”(legitimate grievances)
的,不仅涉及美国公众被他们所选举的代表虐待和背叛,也涉及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已经遭受的单边军国主义、虚拟的和真实的殖民主义、掠夺性的企业腐败以及对地球上我所知道的各种共同财富的掠夺。理解并接受这种可悲状况也是我从个人角度和专业角度都拒绝“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和精英统治的部分原因。这一视角转变需要认识到创造崭新的全球意识的重要性,这一全球意识的基础是开放信息分享和直接民主(direct democracy)。
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我们所选举的代表之所以腐败是因为一些公司和银行组织(或者,我应该说,是由于那些人利用这些组织作为面纱进行不道德的利润积累),其实我错了。正如我们现在从大量案例中所得知的那样——最明目张胆的一个例子就是前众议员兰迪•康宁汉(Randy Cunningham)——更多的情况是获选代表对银行和企业进行敲诈勒索,以便为他们自己继续掌权的野心和牺牲人民利益来谋利而提供资金支持。
这些“小人物”(little people)自然会发现腐败很便利,因为我们更大的金融和经济系统根植于“金钱”并且允许银行和政府对货币创造进行垄断,这样一来就使它们有可能去控制公共财产(若不够机警投入,便会失去控制)并将其转化为个人财富。
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例外,比如众议院的丹尼斯•库西尼奇和罗恩•保罗以及参议院的伯尼•桑德斯,我认为我们所有的被选代表都是腐败的。事实上,我赞成把所有寻求第三届或者更多届连任的现任官员全都扔到大街上去,要是我们能拒绝再次投他们的票就好了!他们已经背叛了公众信任。
行政部门和立法机构同样腐败。司法部门以书面的形式声称在自己认为必要的时候有权向法院撒谎。几乎毫无例外,每个内阁的组成部门和机构现在所花费的美国纳税人的钱比实际该花的至少多一倍,因为有一半花费正被浪费或者我们不得而知。从农业到健康再到水源方面,我们的政府就是一个浪费、欺诈和滥用资源的典型。
我想简单地以军队作为腐败体系的例子谈一谈我的看法。军力的4%(步兵)占据伤亡者的80%,只花费了1%的军队预算。而其余的99%的预算都进入了“大系统”(big systems),这些系统从未像曾经许诺的那样运作,总是产生巨大的成本,并且需求的实地物流支持也远远超过实际需要。现在的数据采集系统(data acquisition system)如此臃肿无知以致于无法设计、命令、接收和测试一艘船或者一架飞机。更糟糕的是,没有任何关于如何向只占预算1%的步兵提供支持的策略。一项估计指出,在99%的预算里有整整一半被欺骗、浪费和滥用。任何关于成千上万地削减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人员同时又增加系统预算的决定,都完美地体现了我们对加强国家安全这一概念只是耍耍嘴皮子(give lip service)而已,这显然是大错特错的。这样的国家既不强大也不明智。
工业化时代一直赤裸裸地支持着各种形式的腐败行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我们委托来管理我们共同财富的那些人利用秘密、内部关系和逃避责任来谋取私利。透明、真相和信任——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非暴力选择。
开源宣言是一种政治性和知识性的“战斗号令”(call to arms),其目的是开展一场非暴力革命以恢复“我们人民”的主权。随着“坚持誓言”组织(Oath Keepers:美国一著名的反政府仇恨组织)在执法人士中逐渐壮大,以及罗恩•保罗受到来自退伍军人的支持超过了所有其他2012年总统候选人的受支持总和,有可能可以使警察和军队与工人、占领运动、茶党和无党派人士(Independents)联合起来,以实现选举改革,进而实现情报、管理和国家安全改革。

撒谎即是叛国(Lies as Treason)
对自己撒谎并且相信自己谎言的人无法分辨真相,无论是从自己身上还是从别人身上。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Dostoevsky)

正如罗恩•保罗所说,撒谎不仅是缺乏爱国之心的行为,而且谎言——任何形式的信息篡改——也会破坏循环系统,对复杂的整体系统环境产生不良后果。谎言就像是癌症,一种最终会致命的癌症。如果我们研究一下生物,我们就会发现意识开始于细胞的边界处,在细胞边界处化学信号被识别,而后或被排斥或被吸收进可渗透的细胞膜。如果细胞对不利于有机体功能健康的信号进行回应,有机体将会生病而后死亡。与之类似,我们在社会中要依靠有关整个社会有机体健康信息的真实准确传递。这就是“开源一切”至关重要的原因。
一个高效、创新、功能协调的社会经济体系既需要智力(即辨别需要知道什么信息来做出合理决定的能力)也需要正直(即告诉真相和要求真相的能力)。谎言隐藏了我们个人和整个社会所作所为的真相。
缺乏正直即包括根植于文化的关于“哪些政策有效”(what works)的假设,也包括把专业情报拒之门外的盲目意识形态(ideological blinders),它们允许特殊利益团体来推进它们关于出售“输出”(inputs)的关切而不对其“结果”(outcomes)负责。
如果缺乏智力和正直(像大多数政府、企业、非政府组织那样,包括美国在内),我们不可能创造出一个和平繁荣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科学、人文学科和信仰结合在一起来协调人类行为和决策,由此产生所谓的“双赢”或者“非零”结果。
若公众及所任官员要做出符合公众利益的合理决定,必须使其与数据和情报的真实关系成为公共话语(public discourse)的基础。这一过程中的任何腐败行为,包括撒谎、信息遗漏和其他形式的错误消息,轻则是背叛公众信任,重则是赤裸裸的叛国。
组织领导——不仅仅是军事组织——容易被自己人欺骗或者误导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总裁们所依赖的信息传递系统的封闭性。没有一个完全开放和透明的信息系统,就很难辨别谎言和歪曲(misrepresentation),它们就像是组织体内的癌症一样,会扎根会溃烂。

13个弥天大谎
以下是13个普遍谎言及与其相对立的“可能真相”(possible truths),这些是由有着强烈道德意识的战略传播者(strategic communicator)乔克•吉尔所归纳整理的。不首先理解这13个普遍谎言的深刻根源,就不可能认识到透明、真相及信任的重要性。《开源宣言》在很大程度上是反对谎言的原始呐喊(primal scream),是把正直作为公益的呼吁。
谎言1:地球是开放的系统,有着无限的资源供应和“洗涤池”(sinks)。
可能真相:地球是一个封闭的系统,过去需要一千年发生的变化现在只需要
三百年。人类已经使得整个系统达到“极限”。
谎言2:一切都必须货币化。
可能真相:金钱是一种交换单位,一种信息单位。如果缺乏整体分析和“真实成本”透明化,金钱实际上就会成为聚集财富和剥夺社会资源(比如土地)的有害方式。
谎言3:极度无序的自由市场是现代经济的唯一选择。
可能真相:信息不对称和“秘密之治”已经被记录在案,证明自由市场既不自由也不公平。现代经济需要透明性、复原性以及根植于当地。
谎言4:集权组织是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网络开始于中心,并向四周辐射。
可能真相:A时代、自上而下的等级式“领导”已被证明是一种失败,无论其意识形态(封建主义、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宗教独裁)。多样性是不断创新的源泉,B时代的领导方式本质上是集体性的、自下而上的、多元文化的,充满正直的。
谎言5:频谱(大气频谱)是一种稀缺的有限资源,我们在20世纪二三十年
代的知识可以对其进行最好的管理。
可能真相:开源一切是“根”,可持续性的人类进化的三大法宝是开放频谱、开源软件、开放数据访问。
谎言6:房屋需要火炉。
可能真相:巴克明斯特•富勒和很多人一样,证明了房屋可以建造得自给自足,不仅在能量和制冷制热方面,甚至还可以在积水和水处理方面。
谎言7:产生电能的最好地点是有着相应大型配电网络的遥远大功率电厂。
可能真相:美国《连线》(WIRED)杂志概述了一个平衡所有地区的双向能源网是如何大大优越于能量向下游传递过程中损失一半的集中式系统。
谎言8:版权的持续时间必须超过一生,专利的持续时间必须超过17年。
可能真相:版权和专利法都一直被缺乏正直的人所操控。他们阻止有用知识向市场传递的努力是特别有害的。开国元勋们的想法是完全正确的:“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版权和“非用即失”(use it or lose it)的专利协议是最好的。
谎言9:美利坚合众国没有任何羡慕别国的地方;我们有最好的医疗保健、最
好的教育、最好的宽带、最好的生活方式。
可能真相:受过良好教育的公民是一个国家最好的防御(托马斯•杰斐逊)。现在的美国实际上就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10%的“精英”聚集财富而99%的“动物级别”(animal class)正失去住宅、健康、纯净水以及整个生活质量。
谎言10:公司是由普通人来控制(Corporations are people)。
可能真相:公司的存在是以公共特许执照(public charters)为基础的。公共特许执照是由政府官员来批准和管理的,这些官员受命于一些牺牲正直、违背公众利益的政客。
谎言11:不便成本和真相(inconvenient costs and truths)可以被看成不需要在
“账簿”中体现出来的外部效应(externalities)。
可能真相:如果缺失受过良好教育的公民,公众的“真相”概念就很容易被操纵——雾化事实、信息缺失、史海钩沉、制造共识、宣传、以及最近的大规模欺骗性武器。对于想要撒谎的“权力”不存在平衡砝码。
谎言12:更多的老一套会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取得更好的避免环境破坏的新
成果。
可能真相:对于正直的聪明人来说,“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将错就错”显然更有利于所有人。我们只需用现在在战争和浪费方面花费的一部分就可以创造一个和平繁荣的世界。污染是一种废物,是无效率过程的指示器。坚持维护现状的那些人一定是缺乏情报(决策支持),多半也是缺乏正直。
谎言13:减税和滴入式经济学(trickle-down economics)能创造待遇好的工作。
可能真相:减税对那1%的富人有利,他们已经聚集了美国的大部分财富,然后把他们的受益投资到海外或者投资到会升值的资产,当然并非通过在美国的工作。
谎言致命(Lies kill)。谎言就像是是一个路标,上面写着“绕道”但却指向
了悬崖。谎言使公众无法理解、评估和回应任何有关集体智力或智慧的特定情况。
比如,如果“核能完全是安全的”这一谎言和另个一谎言——“我们可以相信政
府会负责监督安全而且能源公司会采取所有必要的防范措施”——相结合,你必
然会遭受类似切尔诺贝利(Chernobyl)核事故或者福岛(Fukushima)核泄漏事件的
恶果。
我们生活在谎言文化中。我在本书第一章中所回顾的那些“信息病态”已经
存在了若干世纪,它们惠及少数人却牺牲多数心不在焉、精力分散、自鸣得意的
人。本宣言以非暴力的形式明确表达了我们该如何阻止被剥削和被处于劣势,以
及我们该如何恢复“我们人民”的主权。
我们现在的文化是一种腐败猖獗的政治文化:在这种文化中,事实被扭曲以
满足少数人的利益,两党领导、大部分公司和许多宗教已经习惯了把欺骗当成一
种常规行为。在这种情形中,“哲学”无法实现其本身的功能,即提供理想
目标并成为一种基于正直基础上的方法来实现它们。在一种根植于腐败和欺骗的
政治文化中,实现平衡或稳定是不可能的,而且这种本质上不具有持续性的情形
最终会土崩瓦解。
另一方面,如果人们建立一种根植于哲学的明晰文化,在这种文化中对多样
性的欣赏和正直性的投入成为社会规范(societal norms),那么就能够为取得进
步奠定良好的基础。
信息花费金钱,情报创造金钱。
情报是量身定做的可执行信息。
世界上所有的“团结一致”(Kumbaya)以及所有的微观问题(mirco-issue)
智囊团和倡议团体(advocacy groups)都是无效的,因为它们缺乏一种战略分析
模式、缺乏一个情报过程来实现信息灵通的激进主义民主、缺乏一种“战斗号令”
来把我们团结起来以收回我们的政府或者完全以其为中心。

攀级(panarchy)和复原性
复杂性需要复原性,而攀级正好可以提供复原性。在制定连贯灵活的策略之
时,即使你严格运用情报和整体性,在复杂性面前复原性也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接下来,我要先举一些攀级和复原性的例证,然后是一些人为因素(human factor)的例证,最后以一些“反思性实践”(Reflexive Practice)的先进分析模型来结尾——“反思性实践”是很多人正在践行的一种行为,包括巴克明斯特•富勒、罗素•艾可夫、最近的乔治•索罗斯、斯图尔特•阿姆普雷、肯特•迈尔斯、等等,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我们可以一直把所有人的思想和所有信息联系起来。攀级的“魔力”就在于它可以把群体智慧、聪明群众(smart mob)、大家一起来的“认知盈余”及“集体情报”(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和进化/革命过程——增长循环、平衡状态、突然爆发及创新再生结合起来。作为系统中的开源一切系统,攀级可以暴露欺诈、浪费和滥用行为,同时也可以根除腐败,甚至在全力运转的情况下还能以和平繁荣世界的方式来创造无限财富。
因特网和电信方面的其他进步使得公众可以克服本书前边已经讨论过的信息病态。这对人类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预兆。
关于人类和地球未来方面的攀级,有两中高端观点。一种是来自斯图尔德•布兰德的观点,他是《协同进化季刊》(Co-Evolution Quarterly)和《全球评论》之父;另一种是来自凡妮莎•麦密斯(Venessa Miemis)的观点,她和道格•洛西可夫共同创立了“联络会议”(Contact Conference),而她本身也是一个优秀的设计奇才。

时间间隔(Lapse)
根据斯图尔德•布兰德的观点,在攀级时间间隔中(Panarchy Time Lapse),文化的统治力量是至关强大的。若统治崩溃,只要文化足够坚挺,复原性就仍有可能。若文化不够坚挺,就会面临问题。
根据凡妮莎•麦密斯的观点,在拟态发展的生命周期(Lifecycles of Mimetic Development)中,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承担着适合自己倾向和优势的角色;攀级循环中的四个主要过程(增长至极限—保存与抵抗—建设性毁灭,混乱与创新—创新后再生)受益于不同的公众形象(public persona)。
需要补充的一点是,科技不能取代思考。这句话我已经讲了几十年了。以科技为中心的信息处理过程是:收集——整理——转换——综合——存储——汇报;而以思维中心的信息处理过程是:探索——分析——交流——监控——预测。
信息科技使得攀级的实现成为可能,但是所有层次的攀级其实是靠人脑来创造的。攀级在本质上其实是一个循环过程,以最丰富多样的形式来平衡人类情报。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通过综合的全频谱结合来平衡每个人脑(特别是已经被解放且
思想活跃的大脑)——换句话说,我们要打破所有学科、公民社会中倡议组织、
商业实体、政府官僚结构之间的隔阂。
若我们真能这样做,复原性这一结果便可以实现。
谎言就像是一台复杂灵敏机器中齿轮里的沙子一样。谎言会盗窃我们的公共
财产,谎言可以致命,就像是人体中的癌症一样。正直不仅和谎言截然对立,而
且也是对整体的恢复和维护。正直是透明、真相和信任的完美结合,最终可以创
造人间天堂(heaven on earth)。攀级即是天堂,而地球及其平衡状态的人类即是
复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