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OSE Manifesto in Chinese – Chapter 3

Chinese
Steven He
Steven He

DOC: OSE Chinese – Chapter 3 2014_12_15

All Chapters in Chinese

全文下方

Full Text Below the Fold

第三章 宣言

这一宣言背后的现实情况是显而易见而又不容忽视的:我们处在5000多年历史进程的末端,在这个进程中人类社会成比例大幅度增长的同时也抛弃了以前那些本土的智慧委员会和集体决策。权力被集中在越来越专业化的“精英”和“专家”手中,而他们不仅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而且还靠秘密和信息控制来欺骗公众,以便他们操控并最终掠夺集体资源。
最开始,所有资源都是共有的。随着史前岁月的推移,部落文化和自然环境相伴而生。在这一过程中,没有产生私有财产或控制和支配的等级关系,正是这种关系导致了把自然作为消费的资源。而开源文化旨在促进集体共享和集体发展。随着父系社会、帝国、自我控制和授权体系的兴起,这一开源思想被摧毁了。再过去的几百年中,共有资源开始被进行买卖,从农业到水源的一切都被商品化了,完全没有考虑到不可再生资源的真正成本。曾经挣扎了若干世纪才摆脱奴隶制的人类又被工业时代商品化了。
贪污共有资源导致个人、组织与社会之间缺失了整体性。由财物构建的“虚拟天堂”取代了推心置腹的真诚社区。掌权者和公众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使长期腐败成为可能。由于缺少透明、真诚和信任,财富集中和浪费猖獗的现象便形成了。
作为智人的我们,生存于宇宙和地球这一更大的“整体系统”中。在本土智慧盛行的时代,我们和宇宙、地球是和谐共处的。社会形式的进化和复杂科技的发展加强了我们的心理意识和自我意识。正如裘丝•阿贵列斯等人所意识到的那样,技术圈是人类从原始生物圈过渡到集体人类圈的必经之道。
我们生活在复杂系统的群体中,对于任何一个人、一个组织、乃至一个国家来说,孤立地去理解复杂系统是不可能的。
集体情报——跨国、跨机构、跨学科、跨领域的信息分享和意义建构——是获得对复杂系统实时理解并在面对变化时实现复原性的唯一途径。许多变化,包括像气候变化和地球资源枯竭这样的生物圈变化,都是由过去三个世纪中人类活动和工业造成的。
随着我们科技能力的增强和我们的环境越来越脆弱危急,我们发现过去上千年才能发生的地球变化现在只需要几十年。我们必须重新发现并重新整合本地智慧,以便回到和更大的整体系统和谐相处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所采取的方式要考虑到合适科技的应用、开源情报的搜集和实时的自我管制。这就意味着,我们再也不能用工业化时代的等级结构来解决我们复杂的地球问题了,因为在那样的结构中信息是缓慢向上传递的,某些精英分子(缺乏所需信息也缺乏道德准则)仔细考虑后再把微观管理的指令传递下去。这一切都很耗费时间,而且传递的都是千篇一律的错误指令。相反,我们应该利用网络边缘的情报优势,利用其强大的影响力,这样一来在微观世界中面临问题的个人就会突显出来,他可以向所有的其他人求助也可以代表所有人采取行动。
鉴于此,我们必须认识到只有恢复开源文化并实现所有开源可能,人类才能够利用集体的分散情报,创造人间天堂,即服务于全人类的世界。
历史是我们制造的故事也是我们可以塑造的工具。我们的历史模式一直被“信息病态”所糟蹋,包括扭曲的和欺骗性的武器、对可能性选择的压制、对不方便知识的抑制、捏造的认同、宣传、秘密、大多数记者和学者不去质疑的冠冕堂皇的谎言。
学术的专业化导致了知识的破碎分化,因为学术的专业化支持秘密的精英文化,允许少数的富人控制公众,他们维持着监视和信息搜集的运作。科学和自然科学以及宗教相分离,学科与学科之间相分离,学科之内的分支成为和所有其他文化群相分离的孤立文化。
我们发现自己处在孤立和疏远时代的末端,同时也处在“大觉醒”时代的开端。社会科技和通讯媒体的发展似乎和土著文化中的预言是一致的,比如玛雅文化就把我们的时代看成是一个大循环的末端,同时又是另一个大循环的开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之窗,可能也会是人类转变为新的通灵集体的入口——一个能够得到星球公民身份的新全球文明。一旦我们将所有的次要目标搁置一旁,我们就有可能实现这一激烈进化,把我们人类的意识拓展开来。
分享,而不是秘密,是我们实现这一崇高命运和创造无限财富的方式。网络财富、知识财富、革命财富,这些都可以为我们创造一个非零双赢并且造福全人类的地球。这是巴克敏斯特•福勒所遇见的“乌托邦”,对我们来说现在力所能及。
大环境很重要,因为它可以创造连贯性,并恢复知识向学术专业化转化过程中所造成的缺失联系。需要从整体系统的角度来重新考虑经济——人类行动的“真正成本”需要从对整个生物圈造成的影响这一角度进行整体衡量。如果作为智人的我们不能够连点成线,不能够在真实、高效信息的基础上做决定,我们将会自我毁灭。
清晰(透明)是我们认可真实和共享真实的基础。多样性是我们人类通过解放创新来实现持久繁荣的方式。
整体性是我们进入“优雅状态”(state of grace)并“和上帝融为一体”(one
with God)的方式,无论你怎么去定义或者理解这些宽泛的术语。本书中的宣言把“上帝”定义为对集体团结的体验,这种集体团结从人类领域延伸到整个宇宙。
可持续性只能通过集体协作和“攀级”来实现——一系列相互平等、自我管制的混合系统,在这种系统中所有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立场,可以自由访问所有的相关信息。
文化是社会的灵魂,是让历史课栩栩如生的“粘合剂”。文化要求清晰,统一多样性,培养并要求整体性,从而支撑着整个社会。
本书中提出了一种公共情报的模型,希望每个公民都可以藉此成为公共情报(决策支持)的收集者、生产者和消费者。本书中还提出了一种“知情民主”(informed democracy)的模型,这一模型提供了一种实现“攀级”的方式,使每个公民都可以访问所有相关信息并积极参与各种自选的兴趣社区。
有组织的人们每次都会击败有组织的金钱。我们必须齐心协力,共创全新时代,恢复公众全体的至高无上权力,任何其他形式的组织和影响都不能凌驾其上。
“攀级”是终极状态,“激进的人”是灵魂,反思行为是过程,韦伯4.0——所有人和所有语言的信息同时连接起来——是我们创造和实现“世界大脑”和“全球博弈”的方式,也是我们创造和实现人类圈以及进化集体意识的方式。
我们的目标是拒绝非法聚集和来路不明的财富,支持社会财富。社会财富应该由社会知识、社会信息共享和社会对真实的定义来界定,而真实来源于信息的透明性和确实性,后者是共享财富的最终裁决者。

当我们真实地传播和共享知识之时,我们就进入了一种优雅状态,一种和他人“共赢”的和谐状态,在这种状态中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